Blueimp 論壇首頁


列印 2020/9/21 下午 03:03:31

文章作者 jieh2012/4/2 下午 12:27:25
smile   [DIII]迪卡凱恩札記
這本札記出自迪卡●凱恩之手,它記錄了庇護所世界在 DiabloⅡ 浩劫中所經歷的諸多事件。和DiabloⅢ故事的開始。

耶哈南之月 15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過去的一年裡發生了太多令人難以置信之事。儘管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誡自己,也許這一切都僅僅只是我的妄想而已,但那些事實卻如此確鑿,揮之不去。阿爾佈雷徹王子被綁架之後,我們的萊昂裡克國王顯然是已經發瘋了。他變得狂躁而易怒,開始變本加厲地折磨他的臣民,並挑起了與西征國的戰爭。這場荒唐而無謀的戰爭最終徹底失敗。之後,國王的護衛們背叛了他,這些曾經忠誠的勇士對國王的不滿最終演變成一場公開的叛亂。叛亂很快被平息,國王將所有的叛亂者釘死在了木樁上,直到有一天國王也和他的兒子一樣神秘失蹤,這段暴政才告一段落。空氣中瀰散著某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氛,那似乎是……恐懼。

丹赫之月 1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赫拉迪姆人,一個多麼榮耀的名字。
年輕的時候,我曾羨慕於那些無畏而充滿英雄氣概的傳奇。我也曾幻想自己曾是其中一員--非凡的塔●拉夏,這位傳說中的法師領導著的神秘的赫拉迪姆人!能成為「最後的赫拉迪姆人」是多麼的榮耀,遍旅世界,邪惡出現在哪裡,就在哪裡與之戰鬥。啊,真是浪漫的想法,年輕人的能量真是無窮無盡。但無論如何,很長一段時間我並未認真對待過這些傳說。
然而現在,我卻必須認真去思考那些傳說和現實中驚人的相似之處。我們的城鎮之下也許真的有那些黑暗存在?唉,要是我這逐漸衰老的心智還能像幼年時一般毫不費力就能記起那些傳說故事就好了。
我開始搜尋典籍,查找那些塵封故事裡存在的真實線索。儘管所有跡象都表明這些傳說中有一些真實的根源,但我接受的教育和我掌握的知識仍然不斷地告誡我,這些不過是些巧合而已。
所以我現在只能懷疑,難道那些塵封的故事是真實的?難道那些勇敢的赫拉迪姆人和燃燒深淵裡領主的故事並不僅僅是母親口中講述的童話?

丹赫之月 12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該死,我真是個蠢貨。如果我能早點採取行動,如果我能將我所在意的那些猜測講述出來,那麼那些可憐的人也許就能夠逃脫死亡的厄運。而現在,一切都太晚了。光明大主教拉薩魯斯,這位國王最信任的幕僚以尋找國王遺失的王子的名義聚集了一群村民深入修道院的地底。自那以後,這些村民再也沒能走出那映射出詭異紅光的修道院大門。
可怕的真相卻是,曾經的光明大主教已經墮落到了黑暗面,拉薩魯斯肯定是在修道院的地底進行著某種邪惡的儀式。那些被他誘騙到地下的村民全部遭到了毛骨悚然的厄運。他們被屠殺、被獻祭給惡魔、被轉化為可怕的不死生物。看上去,降臨在鎮上的這些邪惡是由他一手構建的,但我懷疑他也許僅僅只是一名不知情的邪惡爪牙。
黑夜無比漫長,修道院中不斷傳出彷彿出自地獄深淵的低沉呢喃。我獨自一人無助地癱坐著,對眼前的景象無能為力。我沒有力量去與邪惡戰鬥,此時此刻我只能求助於那些傳說典籍中的斷章殘句。對,我應當繼續搜尋那些傳奇,現在我對這些傳說深信不疑,我堅信其中必有打敗那些折磨我們的邪惡方法。

丹赫之月20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年
每一天,鎮上的空氣都變得更加凝重,每一天都有新的恐懼降臨在我們的頭上,越來越多的鎮民落荒而逃,但很少有人能活著逃出這塊邪惡之地。現在留下的人已經很少了 --鐵匠格瑞斯瓦爾德、皮聘、奧格登、法爾汗、可憐的懷特(那斷腿的小傢伙)、當然還有和善的吉裡安。今天早上我曾遇見過格瑞斯瓦爾德,這名曾經無所畏懼的壯漢臉上寫滿了恐懼,似乎隨時都會被疲倦和惶恐壓倒。然而,就在幾乎所有人都在逃跑的時候竟然有人來到鎮上。這些冒險者聽說了崔斯特拉姆發生的異變,猶如發現了腐爛屍體的兀鷲一樣聚集到了鎮上。但其中一位叫安德麗雅的不一樣,對她,我簡直束手無策。她公開宣稱自己是個女巫,而她的到來顯然加重了鎮民的恐慌。她對奧術知識幾乎無所不知,甚至通曉那些我聞所未聞的高深魔法。為何她會特地在這樣險惡的日子裡來到此地?這位神秘的女巫身上顯然有些地方不對勁。

丹赫之月 27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黑暗的日子繼續推移,每個夜晚似乎都無窮無盡,但每個黎明都會帶來了更多的冒險者。他們強壯,勇敢不如說是莽撞,易怒而且好鬥。顯然這幫烏合之眾中沒有人能夠稱得上是英雄。他們一個接一個地進入修道院的地底,但總是有去無回。對此我無能為力,他們的魯莽不過是在增加邪惡大軍的數量。我只能繼續埋頭於塵封的舊紙書本之中尋求擊敗邪惡的答案,這些傳說和現實的相同之處越來越多,該死,當初我就應該認真的對待這些傳說而不是草率地忽略它們。

拉珊之月 1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我終於等來了希望。我每日都在觀察這些冒險者,而現在有一位戰士脫穎而出。他沉默寡言而且冷靜異常,從他的軀體裡散發出能夠令人鎮定的氣質,在那些足以使其他只顧掠奪分贓的冒險者狼狽不堪的場合裡,他卻紋絲不動,始終專注如一。我覺得我終於找到了一位英雄,這位徘徊者。晚上,我請他來到了我的小屋。我為他解讀了歷史的黑暗篇章,毫無保留地將我的猜測與已經證實的現實告知於他。從頭到尾他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在示意我繼續的時候微微頷首,似乎無論多麼恐怖的黑暗都無法嚇倒他。我也與他分享了我的知識,那些我在傳說中瞭解到的擊敗邪惡的方法。但願,這些知識能夠在他與邪惡浴血奮戰的時候起到一些作用。

拉珊之月 21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就在今天,邪惡牧師拉薩魯斯的詛咒法杖被帶到了我的面前。這似乎是一個令人歡欣鼓舞的消息,但我知道,這僅僅是更深恐怖的序幕。事實上,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懷疑降臨在崔斯特拉姆的黑暗本源究竟是什麼。要承認這個邪惡正體的事實卻是過分恐怖了,提及這個名字,任何凡人都會為之戰慄。但無論如何,我們已經到了不得不正視這個恐怖的現實的時候了--這一系列事件的源頭,折磨著我們的邪惡之力正是掌管恐怖的魔頭,深淵的領主 Diablo 本尊。
事實已經非常清楚了,拉薩魯斯綁架了阿爾佈雷徹王子,並且將王子獻祭給了Diablo,將他從遠古的囚籠裡釋放了出來。沒人知道這位曾經侍奉光明的祭司還打算在褻瀆之路上走多遠,以及他還有什麼更邪惡的計劃,唯一幸運的是,他已經死於我們英雄的劍下,沒命繼續他的黑暗儀式了。

埃瑟納之月 6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我輾轉於噩夢之中,那可怖的夢境裡有一名幼童,他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臨死時發出的哀嚎彷彿發自地獄深淵,淒涼之聲震碎了修道院腐朽的窗戶,而當我醒來時聽到的卻是 Diablo被終結時發出的駭人尖嘯。儘管黎明已經破曉,但聽到這如此令人惶恐的叫聲,我仍然抑制不住全身的顫抖。我無法再次入眠,只能冒險來到戶外等待戰士的歸來。此刻時間似乎特別漫長,每多過一秒,我的擔憂就增加一分。
他終於出現了,初升的太陽映襯著他的身軀,血跡覆蓋了他的身體 -- 敵人的和他自己的。我終於放鬆下來了,英雄戰勝了Diablo,他在殘酷的考驗中倖存了下來,而所有的恐怖都已成了過往。
望著遍體鱗傷的英雄、望著修道院外焚燒著的屍體、望著戰鬥後留下的廢墟,我的思想依然困惑著。如果我當初認真對待那些傳說,那麼這一切是否都是可以避免的?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

埃瑟納之月 18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Diablo被打敗了。接下來的幾周裡,小鎮崔斯特拉姆爆發出了我從未曾見過的歡樂氣氛。當所有人都沉浸在終於擺脫了夢魘的慶幸中時,城鎮裡那位安靜的、總是沉思著的英雄,我稱他為朋友的戰士,低調地接受了這一切慶祝活動。他總是在遠處靜靜地觀察著歡慶的人群,若有所思。在我看來,比起那些遺留在他身體上的疤痕,他在教堂地底裡承受了太多的心靈創傷。這些內心深處的衝擊也許已經永遠地改變了他。我嘗試過給他一些忠告,但他始終和我保持著距離,我並不覺得被冒犯了。時間,也許是唯一能夠治癒他的東西。

埃瑟納之月 20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5 年
我怎麼能如此目光短淺?我將我朋友的憂鬱歸咎於他所經歷過的恐怖而產生的自然反應,而竟然從未注意到他身上所寄宿的正是 Diablo本體。在戰勝了 Diablo之後,這個自負的戰士將禁錮Diablo的靈魂石插入了自己的體內,妄圖用自己的身體和精神來約束恐懼領主。然而很明顯的,他失敗了。他開始身披寬大的黑色斗篷,將他身體上的變化隱藏在黑暗之下。在沉思了數周之後,他終於在一個夜晚裡啟程了。也許他去了「東方」,在戰勝恐懼領主後他無數次尖叫著名字醒來的地方。
他離開我們後不久,成千上萬的惡魔從地底出現,它們攻擊了我們的城鎮,將它燒成了平地。嗜血的惡魔沒有放過任何人,包括婦女和孩童,甚至死者得不到墳墓裡的寧靜,他們最終都被復活成了恐怖的不死怪物,成為了惡魔的爪牙。可憐的鐵匠格瑞斯瓦爾德,他曾滿懷虔誠的為那位徘徊者打造了銳利的武器和厚重的鎧甲,現在他卻遭受了最為不堪的厄運。在被折磨了無數個日夜之後,他被腐蝕為一名渴求凡人血肉的惡魔怪物。
毫無疑問,恐懼領主已經佔據了他的身體。這個傻瓜,他以為他可以控制 Diablo 邪惡,然而他那不計後果的自負最終葬送了我們所有人。
現在,我獨自坐在囚籠之中,在周圍此起彼伏地慘叫和地獄烈焰中等待著我的末日。

卡珊之月 2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6 年
我早已放棄了希望,向必然的命運投降了,崔斯特拉姆在烈焰中燃燒,一切都毀了。但不可能的事情竟然在今天發生了,我被拯救了。一群勇者來到了柯哈杜拉斯,與黑暗徘徊者帶到這片土地上的腐蝕進行著戰鬥。他們有身經百戰的戰士、通曉魔法的術士以及盲眼修道會殘存的遊俠。黑暗徘徊者,那位曾經拯救了這個世界,卻為這個世界再次帶來了浩劫的戰士,已經帶著某種未知的目的離開了。他臨走之前腐蝕了盲眼修道會,殺掉了那些曾經為光明而戰的遊俠和修女。她們中的大部分都墮落並屈服了,成為了黑暗的爪牙。惡魔女妖安達瑞爾隱藏在修道院的最深處,阻斷了通往「東方」的道路。只有除掉她,英雄們才能繼續追趕黑暗徘徊者。
我應該緊跟著這些勇士們的腳步,希望我掌握的遠古知識能夠派上些用場。

卡珊之月 28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6 年
東方是無盡的沙漠,一路上我們與野獸、惡魔以及疲憊不停地戰鬥。在被壓力衝垮之前,我們終於穿過了沙漠,來到了沙漠中的明珠,東方之城魯特·高因。
儘管我沒告訴過任何人,但 Diablo的恐懼仍然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記。我夜不能寐,故鄉被毀的場景不斷折磨著我。那些不潔的場景,手無寸鐵被屠殺的村民,地底下重複著罪惡的黑暗儀式。我祈望這些恐懼終會隨著時間慢慢褪去,但恐怕我永遠無法從這些詛咒中逃脫。
為了搜尋黑暗徘徊者的下落,我不斷和鎮上的住民交談著,希望能夠得知一點蛛絲馬跡。但得到的信息非常之少。我們僅僅得知了他並非是獨自旅行 --他有一位名為馬裡烏斯的凡人同伴。我不禁好奇此人在整個事件中究竟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索曼內瑟之月 11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6 年
就當我們快要失去繼續追蹤黑暗徘徊者的線索時,勇士們發現了赫拉迪姆權杖。啊,作為最後的赫拉迪姆人,我太熟悉關於這把權杖的傳說了。這把杖是開啟塔爾·拉夏墓室的鑰匙。赫拉迪姆的領導者,非凡的塔爾·拉夏戰勝了毀滅領主巴爾,並將巴爾封印在他的墓穴裡。但即使是偉大的塔爾·拉夏也無法長時間的經受惡魔的腐蝕。黑暗徘徊者的目的很明顯 -- 他想要進入墓穴,解放他的黑暗兄弟。
塔爾·拉夏給他的墓穴設下了無數的迷宮和陷阱,最終我的勇士們隨著黑暗徘徊者留下的線索找到了真正的塔爾·拉夏之墓,但已經太晚了。幹掉了惡魔達瑞爾之後,勇士們見到了大天使泰瑞爾。泰瑞爾曾在黑暗徘徊者試圖解救巴爾的時候與之戰鬥,在即將獲勝的時候卻因為一名凡人的插手而致使巴爾被釋放。如今巴爾的靈魂石已經遺失,重獲自由的毀滅領主和黑暗徘徊者已經出發前往了崔凡克,去解放他們的兄弟 -- 仇恨領主孟菲斯托。
我們必須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蒙坦之月 1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6 年
今天我見到了那位曾經不顧一切危險解救我們於恐懼領主之手的人,見到了戰勝 Diablo之後他身上的變化。在庫拉斯特港外的叢林裡,我們第一次親眼看見了黑暗徘徊者,他的身影轉瞬即逝,邪惡的笑聲在沼澤潮濕的空氣中久久迴響,大批的惡魔朝我們蜂擁而上。即使堅定高貴如他一般的英雄最終還是敵不過恐懼領主的腐蝕和影響,那位英雄已經死了。我將他舊日的影子從腦海中揮去,詛咒他的自負將他引領上了這條黑暗的道路,並將痛苦與死亡撒播在了我們的世界。
孟菲斯托在我們世界中的復活是短暫的。崔凡克的人民早已被仇恨領主所腐蝕,他們互相猜疑,殺掉所有的異己。剩下的人都成了惡魔領主的忠實奴僕,他們將滿腔的仇恨傾瀉到勇士們的身上,但這些都無法阻止勇士們的腳步。他們戰勝了難以置信的艱難和恐懼,最終在孟菲斯托剛剛復活的時候擊敗了他,收回了他的靈魂之石。
勇士們目睹令人挫折的一幕 -- 儘管那位徘徊者的心智早已被 Diablo 所佔據,但 Diablo衝破凡人肉體的束縛獲得徹底重生的消息仍然令人顫抖。黑暗徘徊者身上所有的人性都已經泯滅,他已經被 Diablo徹底取代了,無論是心智、身體還是靈魂。
Diablo已經回到了燃燒的地獄中。他正在組建一支足以橫掃整個世界的惡魔大軍。勇士們決定對燃燒地獄發起突襲,以永遠終結Diablo的存在。在大天使泰瑞爾的幫助下,他們義無反顧地前往了防禦地獄的前哨站 -- 天堂庇護所。
此時我能做的只有祈禱,祝他們好運了。

奧斯塔納之月 4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6 年
在深淵地獄,勇士們解救了被腐蝕的天使,一路前進到了恐懼要塞。地獄之戰的慘烈超出所有凡人的想像,居住在深淵裡的惡魔連最恐怖的夢魘都無法描述其樣貌和殘暴。
然而最終勇士們取得了勝利,Diablo 死了。我渴望聽到這個消息已經很久了。當這個消息最終到來時,我才稍微感到一點欣慰。
然而我的輕鬆還顯得太早。立馬就有消息傳來 -- 另一支惡魔大軍正在向阿瑞斯特進軍。毫無疑問,這是巴爾的軍隊正在攻打世界之脊。我們即刻出發,踏著戰爭之潮向北方挺進。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有一些值得祝福之事 -- 孟菲斯托和 Diablo 的靈魂之石都已經在地獄熔爐中被摧毀了,他們不會再阻撓我們了,永遠不會了。現在,魔神三領主中只剩下最後一個了。

貝珊之月 2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6 年
北方山脈刺骨的寒冷考驗著我那年邁的老骨頭。巴爾的大軍據守著從最後的要塞哈洛加斯到山脈頂峰所有的通路。我的勇士們的榮耀、力量和奉獻從未停止過讓我感到驚訝。他們勇敢地戰勝了無數的惡魔,並靠近了巴爾本尊。最終的決戰就在眼前。
在勇士們浴血奮戰的時候,背叛的謠言卻籠罩著整座城鎮。守軍的境況越來越艱難,這一次,我們絕不能再晚了。

貝珊之月 10 日;柯哈斯坦尼紀元 1266 年
我們似乎被詛咒了,每一次勝利之後我們都面臨著失敗。儘管勇士們摧毀了巴爾,但大天使泰瑞爾帶來了絕望的消息。世界之脊山脈頂峰裡存有一件被他喚界之石的強力神器,而如今世界之石已經被巴爾腐蝕了。對於世界之石及其蘊含的能量我知之甚少,這件神器自上古時代起就被秘密保護在此,據說其連接著整個世界的根基。大天使泰瑞爾認為唯一的選擇是摧毀世界之石。儘管我害怕這樣的舉動會對這個世界帶來我們無法想像的創傷,但我也只能祈禱泰瑞爾天使此時此刻作出了正確的抉擇。
(旅記至此戛然而止)

那之後的故事眾所周知。三名惡魔領主被消滅了 -- 至少看上去是這樣。但摧毀世界之石動搖了整個避難所世界的根基,儘管其帶來的深遠影響還不得而知。
20年過去了,避難所世界享受著難得的平和,關於上次浩劫的記憶也漸漸的開始變得淡漠。直到最近,一些新的邪惡又開始在暗處滋生,關於邪惡復甦的謠言四起。
於是迪卡·凱恩隻身來到崔斯特拉姆教堂的遺跡中開始搜尋關於新的邪惡的線索。就在此時,天生異變,燃燒著的邪惡印記劃過天空,從天堂之上重重墜落到 Diablo 曾經復生之處。地獄烈焰開始燃燒,無數古老的邪惡生物從深淵中醒來。
黑暗再次降臨了。

----------------------------------------
支持小惡魔
BTC : 19tn3RnCuwZVukXAwyhDWZD4uBgUZoGJPx
LTC : LTFa17pSvvoe3aU5jbmfcmEpo1xuGa9XeA
知識跟八卦一樣,越多人知道越有價值;知識最好的備份方法,散播!
藍色小惡魔(林永傑): 臉書